欢迎访问瀚沣追债律师,主要服务追债、收账、收债、收债、清欠、追债,重庆追债律师专业为您服务。

法律权利和法律责

华东政法大学

梁慧星教授最新演讲《民法通则》重要条款的理解和适用(全文)本文摘自:微信法律出版社官方账号,谢谢!对《民法通则》重要规定的理解和适用梁慧星,中国著名民法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法学》杂志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他还是四川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和山东大学的博士生导师。曾担任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主席团)和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委员会委员。 1984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现为西南政法大学)。 2015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院,获得民法硕士学位。被人事部授予“杰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现任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特聘教授,民商法学院名誉院长。 (本文由周奥杰博士根据四川大学法学院和四川省律师协会梁慧星教授的演讲录音制作而成。本文由梁慧星教授进行补充和修订。博士生王义涵,龚健谢谢!参与!本书的后期校对。谢谢!今年第一期《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由于微信空间有限,法律出版社编辑已删除排版时使用的注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民法通则”)已于当年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月份和日期,并将在年份和月份实施。本文旨在解释《民法通则》的新的和修订的重要规定,并阐明其立法目的,理论基础和适用规则。 1.关于民法的渊源《民法通则》的条款与民法的渊源有关。法律渊源,也称为法律渊源,是指法律渊源或法律存在形式。根据本文,我们的民法渊源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法律,另一个是习惯。 《民法典》中有关法律渊源的规定始于《瑞士民法典》。 《瑞士民法典》条文规定:“本法对法律问题有规定,应以本法为准;没有规定的,应按习惯法进行判断;法律应按照法官提出的规则进行;同时,应遵循既定的学说和传统。” 《瑞士民法典》的这种做法对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民法产生了影响。例如,我国的日本,韩国和台湾的民法都对法律渊源作出了规定。这些国家/地区关于合法来源的法规通常分为三个级别。
但是,《民法通则》的这一条只规定了法律和习俗,而没有规定法律原则。本文中所谓的“风俗”是指民俗。当前的“合同法”仅规定了交易习惯,本文中“海关”的含义涵盖了交易习惯和民间习俗,而不是交易习惯。 《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条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其为“交易惯例”:合同法”:(1)交易行为通常在当地,某个领域或某个行业中采用,并且在订立合同的对手方时已经知道或应该知道;(2)惯例双方都经常使用。”该段规定:“对于交易习惯,提出索赔的一方应承担举证责任。”根据本条规定,法院采用的习惯作为判决依据,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它不应该违反良好的习俗,这是不言而喻的。尽管本文中指定的民法来源仅是法律和习惯,但根据我国的审判实践,应将其解释为存在第三种法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而第四种来源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法律是“指导性的”案件,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许多司法解释,司法解释被认为等同于法律,可以作为判决的依据,法院可以直接作出判决最高人民法院除了根据司法解释作出解释外,近年来还发布了指导性案件,指导性案件与外国案件相似,我们的指导性案件由最高人民法院进行筛选,总结和总结案件的事实,关键词,相关法律规定以及判决要点,为他们提供有一定的法律效力。最高人民法院《案件指导工作条例》规定:“各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在基本事实和法律适用方面,与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案件相似。 ,应参考有关指导。性案件的判决要点应予以判断。”根据这一规定,法官只能通过参考而不是直接申请指导性案件,也就是说,对于与指导性案件相似的案件,法院可以根据指导性案件的判决方案进行判决,也可以不根据判决结果进行判决。指导案计划:当法官选择不遵循指导案的判决方案时,做出与指导案不同甚至相反的判决时,
指导性案例的编号和要点应在判决的判断原因部分中引用,但指导性案例不应直接作为判断依据。取而代之的是,应引用指导性案例的相同判断依据作为该案例的判断依据。例如,如果指导性案例以诚实信用原则作为判断的基础,那么该案例也将诚实信用原则作为判断的基础。应当指出,在《民法通则》规定的基本原则中,只有善意原则和禁止滥用权利的原则(本条)可以作为判断的依据,其他基本原则可以作为判断的依据。原则不能用作判断的基础。如前所述,法院在参考指导性案例后,不得采用指导性案例判决计划,而做出与指导性案例不同的判决。在这种情况下,法院有推理的义务,并应在判决中说明这样做的理由。 。当然,法官不能说指导性案例是错误的,而应说明该案例的事实与指导性案例的事实是不同的。如果采用指导性案件的判决方案,则对案件的判决将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即将无法实现当事人之间的公平正义。换句话说,法官在参考指导性案例时,应以诚信原则为评价标准:指导性案例的使用可以使本案的判决与诚实信用原则相符时,应当对案例进行判断。根据指导情况;否则,不应根据指导案件来判断案件。该案应根据诚实信用原则直接判决。此外,尽管本文没有明确规定“法律原则”为法律渊源,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在判决中适用法律原则。应该肯定的是,如果法院判决的案件中没有适用的法律,习惯或相应的司法解释或指导性案件,则可以引用相关的法律原则作为判决的依据。例如,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上刊登的债权人代位纠纷一案,以代理人和解的法律原则作为判决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援引民法的法律原则,即虚假陈述是无效的,并且不得与善意的第三方面对面,这是第二号民事判决的判决依据。关于自然人(1)出生时的证据规则与自然人的死亡《民法通则》的条款规定了确定出生和死亡时间的证据规则。 《民法通则》条文规定:“自然人从出生到死亡,具有公民权利的能力,依法享有公民权利,并承担民事义务。”根据这一规定,自然人具有因出生而获得权利的能力,以及因死亡而获得权利的能力。丢失。
它与权利的获得和丧失有关。生与死对于继承尤为重要。自然人自出生之日起就有继承权,可以继承。同样,自然人死亡后,继承权在死亡时开始,其拥有的财产成为继承物,并成为继承人的共同财产。 《民法通则》没有规定生死时间的确定,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规定“以户口登记时间为准”。户籍由公安机关负责,主要负责管理职能。将其用作确定出生和死亡时间的证据是赋予户籍的另一种证据效果。本条的规定可作为法院确定自然人出生和死亡时间的依据。分为三个级别:第一个级别基于出生证明和死亡证明中记录的时间;第二级是户籍或其他有效的身份登记,以记录的时间为准;第三级是,如果有其他证据足以推翻上述记录的时间,则以该证据证明的时间为准。根据社会生活经验,大多数自然人的出生和死亡都发生在医院。医生是生与死事实的见证人。由医生签发的出生证明和死亡证明应优先于户籍。证据的有效性。自然人出生或死亡后,近亲通常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到户口登记处登记出生或死亡。办理户籍的警察没有见证出生或死亡的事实。此外,自然人不时为各种不正当目的篡改户籍的现象也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户籍证据的有效性。这就是为什么本文明确规定,出生证明和死亡证明的证据优先于户籍的原因。所谓“其他有效身份登记”,是指在中国境内没有户口的外国人和无国籍人的身份证明,例如护照。请特别注意本文的第三句:“如果有其他证据足以推翻上述记录的时间,则以该证据证明的时间为准。”其含义是:出生证明,死亡证明,户口证明和其他有效身份证明的证据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上述证明中记录的出生和死亡时间可以通过其他证据予以否认。也就是说,在诉讼中,声称上述证明中记载的出生时间和死亡时间不正确的一方应承担举证责任。
它应“以证据证明的时间为准”。 (2)关于胎儿特殊保护的规定《民法通则》增加了关于胎儿特殊保护的新规定。 《民法通则》没有规定胎儿的法律地位。根据《民法通则》第二条的规定和传统的民法理论,胎儿在出生前属于母亲的身体。但是随着民法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每个人都开始考虑对未出生婴儿的法律保护。例如,亲戚朋友向未出生的婴儿捐赠财产是否有效?财产可以遗赠给胎儿吗?胎儿应该享有继承权吗?如果母亲体内的胎儿受到侵犯,它是否有权要求赔偿?因此,现代民法对胎儿提供了特殊的保护,其中大多数规定“认为胎儿已出生”,并将胎儿视为自然人。我国的《民法通则》没有关注这一问题,但《继承法》规定,分割继承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该法规仅规定为胎儿保留份额。它并没有说胎儿有继承权。这只是一个“修补”规则。此外,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地方法院已裁定胎儿有权要求赔偿。有鉴于此,《民法通则》创始条款的第一句规定:“涉及继承,接受礼物和其他保护胎儿利益的行为,应当视为具有民事行为能力的胎儿。权利。”根据这篇文章,胎儿可以继承遗产,接受遗赠和接受礼物。 “等”该条款暗示胎儿在受到侵犯时有权要求赔偿。还应注意,“视为”是民法中的技术概念,其含义是法律规定将一件事视为另一件事。胎儿尚未出生,并且不是具有民事主体资格的自然人。但是,出于保护胎儿的目的,当涉及继承,接受礼物(包括遗赠)或赔偿损害时,会将胎儿视为已出生的自然人,以便享有公民权利,具有民事主体资格。 “认为”类似于另一个技术概念“推定”,该概念也将某些事物视为另一个事物,例如故障的推定。但是,“认为”和“推定”之间的区别在于,“推定”可以被反证推翻,而“推定”则不能被反证推翻。毕竟,胎儿尚未出生,不能像已出生的自然人那样行使权利。它的继承,赠予的接受和要求损害赔偿的权利的行使应适用未成年人监护制度的规定。
因为胎儿还没有出生并且没有名字,所以礼物合同的接受者只能写监护人的名字,而实际的接收者是胎儿而不是监护人,因此在礼物合同中应说明财产被赋予胎儿。同样,当胎儿行使要求赔偿的权利时,监护人也将作为法定代表人提起诉讼。目前,监护人的起诉与普通法人代表不同。当监护人担任未成年人的法定代表人时,投诉中的原告是未成年人。如果监护人是胎儿,则投诉中的原告只能是其监护人。但是,监护人行使了胎儿的权利,因此在申诉中应明确指出,监护人行使的是对胎儿索赔的权利。应该指出的是,胎儿的权利能力是有限的,仅限于享有某些公民权利,不能承担任何民事义务。监护人可以代表胎儿行使公民权利,但他们绝不能为胎儿设定公民义务。该条第二句还规定:“如果胎儿在分娩时死亡,则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民权。”换句话说,当胎儿在出生时死亡时,其公民权利地位就被剥夺了,因为它的公民权利不复存在。如果胎儿在分娩时已经死产,应如何处理其获得的权利?根据民法理论,胎儿的继承,捐赠的财产和损害赔偿应视为不当致富。也就是说,所获得的继承权应在其他继承人中重新分配,捐赠者有权收回捐赠的财产,支付损害赔偿的人有权要求退还这笔款项。术语“出生”中的术语“出生”是指“出生”,不仅指自然分娩,还包括人工分娩,即“剖宫产”;所谓“出”是指胎儿与母亲分离时脐带是否被切断。 (三)关于法人(一)法人成员的有限责任《民法通则》规定:“法人应当以其全部财产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即,法人仅应承担有限责任。我国的《公司法》规定了两种形式的公司,即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不论是有限责任公司还是股份有限公司,其股东仅承担有限责任,即,他们应在出资额范围内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法人以其全部财产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其成员承担有限责任,这是两个含义相同的表述。我国所有法人均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法人仅承担有限责任。应当指出,一些国家的法人制度与此不同。
也有一些法人并不独立承担民事责任。除了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以外,还有所谓的无限责任公司和合伙企业。正是由于我国法人仅限于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所以有必要在法人之外规定非法人组织。 《民法通则》规定除了自然人和法人之外的三种民事实体,也规定了非法人组织。关键是该条规定法人对财产负有独立责任。 (2)法定代表人《民法通则》的有关法定代表人的规定。本条规定了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我国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是一个单一制,一个法人和一个法人代表。在某些国家/地区,法定代表人采用多数制,一个法人可以有多个法定代表人。法定代表人是法人的代表机关,法定代表人直接代表民事活动的法人,其他管理人员和除法定代表人以外的其他人员在民事活动中代表法人行事。本条规定:“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义进行的民事活动的法律后果,由法人承担。”根据法人组织,法人代表和法人是同一主体,法人代表是法人的代表机关。代表的行为是法人本身的行为,法定代表人应以法人的名义对进行民事活动的一切后果负责。本段的意义有两点:第一,理论意义。说明我国的民法采用法人组织理论,法人和法人代表是民事主体,法人代表是法人的机关。第二,现实意义。本款明确规定,法人代表的行为是法人的行为,法人应承担法人代表的行为的后果,即法人代表的行为所产生的权利应当是法人的行为。法人享有的义务,由诉讼产生的义务,由法人承担,责任由法人承担。此责任不受法定代表人随后变更的影响。由于法人代表的变更,任何法人均不得拒绝承担因前法人代表的行为而产生的义务和责任。在本文的段落中添加了新的法人代表越权规则:“法人的宪章或法人的权力限制了法人代表的代表,不得反对善意的对方。”在实践中,法人的章程或法人的权力经常会对待法人代表限制公司的权力,例如限制贷款合同的金额,或规定公司的财产不得用于为他人提供担保。
尽管法定代表人以法人的名义执行了超出此限制的法律行为,但越权法律行为是否有效取决于该法律行为是出于善意还是出于恶意。如果交易对方不知道或不应该知道法定代表人的行为超出了法人的章程或当局在执行法律行为时对其代表的限制,则它是真正的交易对手;否则,了解或应该认识法人代表。一个人的行为超出了法人的章程或授权对其代表的限制,这是恶意的行为。本款的规定“不得面对善意的对方”是指,如果对方真诚,则法定代表人的越权行为是有效的。反对本款的解释,“可能反对恶意交易对手”,也就是说,如果交易对手是恶意的,则法定代表人的越权行为是无效的。此外,必须特别注意民法中“诚实信用推定”的判例。因为“诚信”是“不知道”的意思,根据社会生活经验,“不知道”很难用证据证明,而“知道”可以用证据证明。因此,在诉讼中,法院不要求声称自己是真诚的当事方提供证据证明自己是真诚的,而是直接“假定”他们是真诚的对方。如果对方提出异议,法院将要求对方提供证据以证明被告是恶意交易对手。顺便说一句,根据“谁来主张,谁应提供证据”的一般原则,原告应提供证据,证明其所声称的事实的存在,例如不可抗力,时效法令的通过,存在某种习俗等,索赔人应承担举证责任;唯一的例外是声称他们属于“诚实信用”,并且不需要索赔人为自己的利益承担举证责任信仰,但采用“诚实信用推定”。 《民法通则》没有规定法定代表人的越权行为,这是一个法律漏洞。制定《合同法》时,在代理机构规则中找到了起草人的参考表,以创建《合同法》的条文:“如果法人代表或法人或其他组织的负责人超过了缔结的权限,合同,除非对方知道或应该知道权限超出权限。除此之外,代表的行为是有效的。”这就是所谓的代议制规则,它是判断法定代表人越权行为的依据。《民法通则》实施后,法院应直接适用《民法通则》第在裁定此类案件时不再适用《民法规定》,不再适用《合同法》条款。将来,《合同法》将被修订并编入《民法典》?编制合同时,建议删除《合同法》条款。
本条规定:“法定代表人因履行职责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如上所述,法人代表属于法人组织的组织,由法人代表以法人名义执行的法律行为是法人自​​身的行为,所产生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属于法人。同样,法人代表在履行职责中所造成的侵权行为是法人的侵权行为,法律后果也应由法人承担。作为法人组织,除法定代表人外,还有各种管理人员和普通员工。管理人员和法定代表人以外的普通从业人员因履行职责对他人造成的侵权责任,由《侵权责任法》规定。根据使用者责任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用人单位的责任为无过错责任,其理论依据是受害方承担风险的民法理论。在制定《民法通则》之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经理或普通雇员由于执行工作而对他人造成损害。适用《侵权责任法》的条款。实施《民法通则》后,法定代表人的侵权行为应受《民法通则》条款的管辖,其他管理人员和普通员工应受其管辖。 《侵权责任法》侵犯了他人履行职责所造成的损害。 《民法通则》各条的适用和《侵权责任法》各条的适用均由法人承担,但其法律依据不同。法人代表的侵权行为应由法人承担,其法律依据是法人代表的侵权行为是法人的侵权行为,其他管理人员和普通员工的侵权行为应由雇主承担。法律依据是利益相关者承担相应风险的法律原则。应当指出,并非法定代表人所犯的所有侵权行为均是法人的责任,法人仅对“由于履行职责”所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为了确定法定代表人的行为是否“由于履行职责”,应采用所谓的“出庭理论”。所谓的“出庭理论”是判断法定代表人的侵权是否是“由于履行职责”以及雇主的侵权行为是否是“因履行工作任务”的共同标准。另一个问题是法人承担责任后是否可以从过错的法定代表人那里获得赔偿。 《民法通则》第一条规定了追偿权。
根据法律规定或法人组织章程的规定,有过失的法人代表可以被追回。可以看出,法人承担责任后,有条件向有过错的法人代表要求赔偿,即法律或法人的章程必须规定赔偿。但是,当前的法律没有规定这种恢复,因此可以在制定或修改法人的公司章程时增加此类规定。 《侵权责任法》关于用户责任的规定,应当委托法官确定实体在承担责任后是否可以过错向用户追偿。这是《民法通则》和《侵权责任法》之间的又一区别。 (3)法人的登记《民法通则》的新条规定:“法人的实际状况与登记事项不符的,不得与正当的对手相对立。 ”法人注册是法人宣传的一种手段,是对方了解法人地位的基础。但是,在法人存在期间,法人的注册项目将不可避免地发生变化。因此,《民法通则》条款规定,法人的登记事项在法人存在期间发生变更的,应当向登记机关申请依法变更登记。法人的登记事项发生变更,未及时向登记机关进行变更登记的,表示法人的实际情况与登记事项不一致。交易对手依据登记事项与法人进行诉讼的,从其效力开始适用。在本条中,所谓“真诚对应人”是指不知道或不应该知道法人的实际情况与注册物不一致,依赖法人的注册物,与法人一起执行法律诉讼;反过来说,知道或应该知道法人与注册物的实际情况不一致,但仍要根据注册物与法人对交易对手进行法律行动,即“恶意交易对手”。所谓“不反对善意的相对人”,是指如果与履行法律行为的法人相对应的是“善意的相对人”,则该法人不得基于以下理由主张该法律行为无效:法人的实际情况与登记事项不一致;否则,法人的交易对手为“恶意交易人”的,法人可以以法人的实际情况与登记事项不一致为由,主张该法令无效。必须指出的是,本条的适用范围仅限于注册被提名人以法人名义执行法律行为的情况,而本条不适用于注册被提名人以自己的名义执行法律行为的情况。 。 (4)法人清算《民法通则》是关于法​​人清算的规定。
本条规定,法人的董事,董事和其他执行机构或决策机构的成员为清算债务人,填补了法律空白。必须特别注意本条的规定:“清算人未及时履行清算义务,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主管机关或利害关系方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指定有关人员组成清算组进行清算。”本段有两个问题需要解释。第一个问题是,在第二句的第二句中,人民法院任命了相关人员组成清算组。人民法院指定的清算组成员是否限于本条规定的清算债务人的范围?关于第一句的第一句,应当申明,清算组成员的人民法院指定不受本条规定的清算债务人和人民法院的管辖范围的限制。有权指定本段规定的清算债务人范围以外的债务人。相关人员组成清算组。所谓的“有关人员”应与法人有关,例如法人的执行机构,决策机构以外的管理人员,法人的债权人,律师等。本文的句子,“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按照其规定”,考虑法人类型的不同,法律,行政法规应当分别规定清算非营利法人和特殊法人的工作。规定。第二个问题是,本条第一句规定:“清算人不及时履行清算义务,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因此,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谁应该承担责任,以及如何承担责任。应该肯定的是,清算人不及时履行清算义务将损害法人债权人的利益,清算人应对损害的债权人承担赔偿责任。根据第一款第一句的规定,受损害的债权人有权就清算债务人的侵权责任起诉人民法院。但是,法院裁定清算债务人承担赔偿责任的条件是必须确定原告遭受的损失金额。债权人遭受的损失金额只能在法人清算完成之后计算。因此,受损害的债权人应首先作为利害关系人向人民法院申请,按照第二句的规定任命有关人员组成清算组,清算法人,并计算出损失的具体数额。清算完成后的法人。之后,依照本款第一句的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对未履行义务的清算债务人提起诉讼,追究赔偿责任。
考虑到建立活动的可能性有两种,一种是建立成功并且法人成立。二是成立不成功,法人不成立。根据本条规定,设立法人的,创始人应当从事民事活动以建立法人,法律后果由法人承担;如果法人没有成立,成立法人的民事活动应承担的法律后果由创始人承担。如果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则他们应享有共同的债权并承担连带的债务。”该规定适用于《公司法(3)的司法解释》第3条,适用于包括公司法人在内的所有法人。需要注意的是,法人成立所涉及的法律关系不仅仅限于债权与债务之间的关系,例如,创始人为建立法人而购买房地产时,财产权关系因此,如果本条中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享受连带债务并承担连带债务”的含义太狭窄,应解释为“享受连带权利并承担连带义务”根据本条第2款的规定,“第三方有权要求法人或创始人承担因移交而产生的民事责任。法人以自己的名义从事的民事活动。” 《公司法司法解释(3)》同样适用于所有法人,但该规定中的“民事责任”一词过于狭窄,应解释为“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此外,第三者选择要求法人承担责任的前提必须是“设立法人”,这是毋庸置疑的:(6)滥用投资者权利和剥夺法人人格《民法通则》第一条规定:“营利性法人的投资者不得滥用投资者的权利损害法人或其他投资者的利益,滥用投资者的权利。向法人或其他投资者出资。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它的目的是解决控股股东和大股东在现实生活中滥用股东权利,损害法人和小股东利益的社会问题。实际上,《公司法》各条款的规定适用于所有营利性法人。所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当然是指滥用权利的投资者应当对受损的法人或者其他投资者以及在人民法院起诉的主体承担侵权责任。行使要求损害赔偿的权利,适用《公司法》关于中小股东直接诉讼权和衍生诉讼权的规定。大股东滥用权利,侵害中小股东利益的,受损害的中小股东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在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追究大股东滥用权利的损害赔偿责任。
它在《公司法》的条款中有规定。如果大股东滥用其侵犯法人利益的权利,受伤的法人应当起诉人民法院,要求大股东滥用权利。根据《公司法》的规定,个人或集体持有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要求监事会或董事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监事会或董事会在收到书面请求后拒绝提起诉讼。或者,如果自收到请求之日起30天内没有诉讼,或者情况紧急,并且如果不立即提起诉讼,则公司的利益将受到不可弥补的损害,个人或集体持有多于一个的股东拥有以公司名义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权利。这是少数股东的衍生诉讼。 《民法通则》第一条关于“否认法人资格”的规定。如上所述,《民法通则》条款规定,法人应当独立承担责任,即投资者应当承担有限责任。实际上,一些投资者滥用法人的独立地位,而投资者的有限责任损害了法人债权人的利益。本条的规定是对《民法通则》各条的法定限制。应该注意的是,本文所谓的对法人“债权人利益”的损害还包括基于民法和国际经验的公法主张。如果投资者利用法人的独立身份和投资者的有限责任,则国内法人(子公司)的利益将外国法人(母公司)的利益转移给海外法人(母公司)避免税法债务并严重损害国家税法要求。当然,根据本款的规定,海外法人(母公司)和国内法人(子公司)可以对税法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上个世纪美国政府所谓的“长臂管辖权”采用了相同的法律原则。 《民法通则》条文是关于滥用结社关系的规定,适用于所有营利性法人的《公司法》条文。本条规定,滥用利益关系损害法人利益的营利法人控股投资者,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规定仅规定“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没有明确行使诉讼权追究损害赔偿责任。鉴于在本条中滥用关系侵犯法人利益类似于在本条第一款中滥用投资者侵犯法人利益的权利,本条还应当使用少数股东衍生诉讼方式行使索偿权。 (7)撤销法人决议,《民法通则》条款规定,撤销法人决议,
并增加“省”规定,以保护同行的诚信。规定中所谓的“召集程序和表决方法”,包括:会议通知,股权登记,提案和议程决定,会议主持,表决,点票,宣布表决结果,决议,会议记录和签字。不包括修正案法人章程的决议。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本文末尾的“省”规定即使撤销决议,“以该决议为基础的营利性法人与其善意合伙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也不会受到影响。 ”。换句话说,根据本条的规定撤销营利法人的决议不能与根据该决议执行法律诉讼的善意对方相对。 4.关于公民权利(1)人身权利《民法通则》的条款规定了人身一般权利:“自然人的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受到法律的保护。”尽管这些规定同时使用“个人自由”和“个人尊严”。该概念并未将“个人自由”和“个人尊严”定义为两种特殊类型的人格权利,而是用个人自由和人格的概念表达了一般人格权。尊严。普通人格权是人格关系的法律体现,其主体是受法律保护的人格利益之和。一般人格权决定了应受法律保护的人格利益的基本属性,即,源自人格的所有合法利益均受法律保护。同时,一般人格权是特殊人格权的来源。解释《民法通则》规定的特殊人格权(第)条时,一般人格权成为解释标准。普通人格权的主要功能是弥补法定特殊人格权的不足(本条)。本条关于一般人格权的规定和《民法通则》第二条中关于特殊人格权的规定构成了普通法与特殊法之间的关系。法院在侵害人格权益的案件中,应当优先适用本条款中的特殊人格权。只有当案件的事实难以被包括在特别人格权利中并且不能根据本条得到保护时,才可以适用普通权利条款。提供人格权。 《民法通则》条文规定了特殊人格权的类型。请注意,《民法通则》所采用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概念,本文根据有关司法解释,将“生命权和健康权”分为生命权,身体权和健康权最高人民法院。鉴于这些特殊的人格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在列举了《民法通则》中的规定之后,已经作出了相应的司法解释,这是众所周知的。
因此,《民法通则》抛弃了每种人格权的定义,借鉴了《侵权责任法》的经验,采用了直接列举特殊人格权概念的方法。如上所述,在法律适用中,本条关于特殊人格权的规定应优先于一般人格权的规定。 《民法通则》的条款新增了有关法律保护自然人个人信息的规定。鉴于非法获取他人的个人信息和滥用他人的个人信息已成为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因此有必要对自然人的个人信息进行法律保护。但是,由于对个人信息的性质和权利的属性的研究不足,因此很难明确界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的性质及其所属的权利。设立本条的立法目的主要是为了宣布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原则,并为人民法院提供关于个人信息侵权案件的判决依据。本文第二句的第一段为需要从他人那里获取信息的组织和个人规定了两项基本义务:一是“依法获取”的义务;二是“依法获取”的义务。另一个是确保获得“信息安全”的义务。本文第二句的第二段规定,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处理或传输他人的个人信息,或非法买卖,提供或披露他人的个人信息”。在信息案件中,请确认侵犯他人个人信息的法律行为无效,或者调查侵权人的侵权责任并提供判断依据。此外,本文还为将来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提供了立法基础和基本原则。 (2)禁止滥用权利《民法通则》增加了关于禁止滥用权利原则的新规定。 《民法通则》没有规定禁止滥用权利的原则。但是,《宪法》规定禁止滥用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行使自由权利时,不得损害其他公民的国家,社会,集体利益和合法自由权利。”学者和法官采用宪法解释方法,并认为禁止滥用权利当然是中国大陆法的基本原则。该条明确规定了禁止滥用权利的原则,弥补了民事立法的不足。禁止滥用权利是诚实信用原则的从属原则。考虑到这一原则是对权利行使的限制,因此在关于公民权利的章节中对此作了规定。所谓禁止权利滥用原则,是指所有民权的行使均不得超过其适当的限度,而超出其适当限度的权利的行使即构成权利的滥用。
权利滥用与侵权之间的区别如下:首先,要构成权利滥用,必须有一项合法权利,它属于权利的行使或与权利行使有关的行为;侵权行为没有事先享有的合法权利,不属于权利的行使或者与权利的行使有关。权利的行使是无关紧要的。其次,禁止滥用权利的立法目的是对行使公民权利施加一定的限制,并通过禁止或制裁滥用权利来保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利益;侵权制度没有限制公民权利的目的。第三,滥用权利要求一方有损害国家,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利益的意图,如果一方仅损害他人利益,就不构成权利的滥用。或由于行使权利时的疏忽而引起公众的注意。本质上,由于疏忽而仅仅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也可能构成侵权。因此,构成滥用权利有四个要求:一个是犯罪者享有合法权利;第二个是犯罪者享有合法权利。二是他的行为是行使权利的行为;第三,权利的行使损害了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的合法权益;为了故意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的合法权益而行使其权利。拥有这四个要求就构成了权利的滥用。权利滥用的影响因行使权利的方法而异。如果行使权利是一项法律行为,则该法律行为应被判定为无效;如果该项权利的行使是事实行为,而尚未进行,则判决应禁止该项行使;事实事实继续发生的,应当责令停止;如果滥用权利已造成损害,则应判处肇事者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还有两个特定的问题。一种是如何确定犯罪者是否有意损害国家,社会和其他利益。法院不要求原告提供证据证明行为人是故意的,而是采用客观的判断方法:将行为人在行使权利时获得的利益与对国家,社会或他人造成的损害进行比较(如果行为者获得的利益很小,对国家,社会或他人的损害巨大,法院应确定肇事者有意图损害国家,社会或他人的意图。另一个问题是,当滥用权利侵犯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时,谁应该行使诉讼权。目前,人民检察院应当提起公益诉讼。将来,国家将公开纳税人诉讼,纳税人也可能会发起公益诉讼。滥用权利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
不用说。五,关于民事法律行为(1)民事法律行为的有效条件《民法通则》根据“民法通则”第二条的规定,对民法行为的有效条件进行了规定,但略有改动。应当指出,在讨论民法通则时,一些学者建议删除该条。原因是法律已经明确规定了无效和撤销法律行为的条件,没有必要直接规定有效条件。实际上,大多数立法并没有规定法律行为的有效条件,而只是规定了各种有缺陷的法律行为的有效性。但是,考虑到社会生活的复杂性和可变性,即使当时立法对社会生活中各种类型的案件有明确规定,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和变化,法律中仍然存在一些不明确的规定。 。规定的新型案件。法院审理法律未明确规定的新型案件时,可以直接将本条作为判决依据。这增加了法律的灵活性。在此保留《民法通则》中这一规定的原因。本条是从积极方面规定法律行为的有效要素的一般性规定,而本文的以下各条(条款至细则)是从消极方面规定法律行为的有效要素的具体规定。在适用顺序上,应首先适用违反法律行为有效内容的具体规定(本条至本)。只有在悬而未决的案例不适用于本细则条款中规定的情况时,才能适用法律条款。行为有效要素的一般规定。请特别注意应用程序的效果。将条款适用于条款是为了确认该法律行为无效或可撤销;并且适用本条的效力是为了确认该法律行为是有效的。也就是说,对于不属于《条文》适用范围的社会发展变化带来的新类型案件,可以认定符合《条文》规定的法律行为是有效的。从民法的解释方法的角度来看,对条款的解释没有异议。 (2)由无行为能力的人独立执行的法律行为无效。 《民法通则》条文规定,由无行为能力的人独立执行的法律行为是无效的。 《民法通则》条文规定,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没有民事行为能力,其民事法律行为必须由法定代理人代理。该条进一步规定,无民事行为人的民事法律行为是无效的。但是,未成年人应在六岁时上小学。他们将不可避免地不得不独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购买学校用品,玩具和小吃等。更重要的是,他们经常玩在线游戏并进行手机购物。
显然与社会生活经历背道而驰,不合理。可以看出本文存在法律漏洞。建议以类比的方式解释《民法通则》第条的规定:“能力有限的人所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的纯利益或与其年龄,智力和精神健康相称的民事法律行为是有效的。 ”,并确定八岁以下的成年人独立进行的行为是有效的。 (3)可撤销的民事法律行为《民法通则》增加了关于虚假陈述和隐瞒的新规定。该条规定:“施暴者和交易对手具有虚假意图的民事法律行为是无效的。带有虚假意图的隐瞒民事法律行为的有效性,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处理。”所谓的虚假表述是大陆法系的民法。所采用的法律概念是指当事方和交易对手的意图的错误表达,也称为假装行为。错误表达的特征在于,尽管它具有法律行为的外观,但双方都知道该法律行为是错误的,而且双方都不想使该法律行为有效。例如,为逃避债务而对财产的虚假赠予,双方都不希望赠与的效果。所谓“隐性行为”是指虚假表述所涵盖的真实法律行为。例如,订立礼物合同是为了避免购房带来的税收负担。赠与合同是一种虚伪的表达,而购房合同是一种隐蔽的行为。隐藏行为与错误的表达有关。没有错误的表达式,就不会有隐藏的行为。当存在隐藏的行为时,必须有错误的表达式。但是,存在错误的表达式,但不一定有隐藏的行为。例如,建立虚假的赠与合同,虚假的销售合同和虚假的抵押合同以避免债务和逃避法院执行都是虚假的表述,但是没有任何隐藏的行为。本文的段落仅规定了虚假陈述的民事法律行为在当事方之间是无效的,而没有规定当事方与第三方之间是否无效,因此在法律上存在漏洞。关于一方与第三方之间虚假陈述的法律效力,应以民法原则为基础,并参照《日本民法典》,《韩国民法典》和《民法典》的条款。立法分为两种情况:如果第三方知道当事方之间的意图表达是错误的表达,也就是说,它是恶意的第三方,则该错误表达的任何一方都可以做出虚假陈述对恶意第三人无效;如果第三方不知道双方之间的意图表达是虚伪的,那就是善意的第三方。
根据本条段落的规定,虚假陈述所涵盖的掩盖的有效性取决于掩盖本身是否符合该行为的有效要求。例如,伪装礼物但实际上是买卖,礼物的行为是虚伪的,表明它应该是无效的。隐藏交易是否有效,应根据相关销售合同的规定进行判断。如果隐瞒符合销售合同的有效要求的法律,则该隐瞒有效,否则无效。 《民法通则》中的条款规定了欺诈和胁迫的法律效力。其中,文章增加了有关第三方欺诈的新规定。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民法和立法的原则,欺诈和胁迫的法律影响是可以撤销的。但是,《民法通则》规定,欺诈和胁迫的法律效力无效。 《合同法》将欺诈和胁迫的法律效力分为两种:第一条规定无效。第(1)条规定,它是可撤销的。 《民法通则》以民法原则和立法法规为基础,总结了审判实践的经验,一致规定欺诈和胁迫的法律效力是可撤销的。 《民法通则》的条款规定了明显不公平的民事法律行为。所谓的不正当行为源于《德国民法典》第1条规定的“非常有利可图的行为”。要构成暴利行为,必须有“双重重要要素”:首先,两党必须清楚地支付不平衡,这被称为客观要素。第二,一个人必须利用对方的尴尬,鲁re或经验不足,这被称为主观因素。在制定《民法通则》时,传统的民法暴利行为被分为两种:一种是“冒其他风险”,其法律效力是无效的(第二条)。另一种是“明显不公平”的行为,其法律效力是可撤销的(第二条)。 《合同法》保持了这种区别,并规定两者的法律效力是可撤销的。制定《民法通则》时,总结了审判实践的经验,指出利用他人优势的构成要件过于严格,明显不公平的构成要件过于广泛。很难声称自己利用危险来获得法院的支持,并且很难声称存在明显的不公平性。此外,绝大多数政党都选择提倡不公平,而不是利用其他政党的优势。有鉴于此,《民法通则》将把人的危险和明显的不公平性合并为一条,仍然被称为“明显不公平”。根据本文的规定,明显不公平行为的构成要素是:首先,要支付的款项和要处理的款项之间存在明显的不平衡。原则被称为客观要素。其次,一方利用了对方的不利局面,例如处于危险状态和缺乏判断力。原则被称为主观要素。其法律效力是可撤销的,
应当指出,判决显然不公平的时间是“法律行为确立时”。法律行为确立并生效后,情况的变化会导致当事各方明显不公平地对待付款,因此本条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应对情况的变化作出解释。请特别注意从《民法通则》第二条至第二条有关可撤销民事法律行为的规定,一致规定其可撤销的法律效力,删除“变更”效力。根据民法和法律法规的原则,当法律行为的意图表明存在缺陷时,受害方被授予撤销权。通过行使撤销权,消除了有缺陷的法律行为的影响,使双方都可以在法律行为确立之前恢复法律行为。纠正双方之间不公正的地位。但是,现行的《民法通则》和《合同法》除了具有撤销权以外,还赋予了变更效力。这种“变更”的效力也可以解释为撤销权附带的另一种组织权,即“变更权”。在制定《民法通则》时,我们总结了审判的实践经验,并注意到很难获得法院对当事方提倡变革的支持,而大多数当事方却选择了主张撤销。的变化。有鉴于此,《民法通则》从重大误解,欺诈,胁迫和明显不公平的民事法律行为的规定中删除了“变更”的影响(条至条)。 (四)违法和无效的民事法律行为《民法通则》是对违法和无效的民事法律行为的规定。根据民法原则,法律行为制度是民事主体实现意志自治的一种手段,但民事主体的自治并非是无限的。意志自治不得超过法律和道德的允许范围,法律行为的执行不得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得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风俗。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以及公共秩序和良好习惯是对民事主体自治的限制。 《民法通则》条款规定,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习惯,作为民法行为的有效要求。本文从消极方面进一步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习惯的民事法律行为是无效的。 “民法通则”中本文的立法目的是授权法院和仲裁庭积极审查当事方之间法律行为的目的和内容。任何违反现行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禁止性和强制性规定的行为,均应根据本条规定予以确认。无效;如果现行法律和行政法规中没有禁止性的强制性规定,
法院,仲裁庭认为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习惯的,依照本条规定,确认该法律行为无效。本条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是无效的,但不导致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除外。” “强制性规定”是指民法理论中所谓的“命令性规定”,即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中提到的“无效规定”。除不引起法律行为无效的“强制性规定”外,“引起法律行为无效”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民法理论中的所谓“禁止性规定”,即所谓的“禁止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中的“效力的强制性规定”。关键问题是如何区分法律规定是强制性的还是无效的。区别标准如下:有效性是一种法律行为,例如,《民法通则》条文规定了无行为能力的人所执行的法律行为,条文规定了虚假陈述的法律行为,本条规定了违反公共秩序的法律行为,良好的习惯,第12条对恶意勾结的法律行为进行规范;《合同法》第2条对具有各种目的和内容的合同进行规范条款对合同中的免责条款进行了规定,而条款对免于一方承担责任并排除另一方的主要权利的标准合同进行了规定。强制性效力规定所规定的法律效力直接规定该行为无效,或者明确“禁止”该行为。其中,明确规定该行为无效。例如,《民法通则》条文规定,无行为能力的人的法律行为是无效的;条款规定虚假陈述行为是无效的;条款规定恶意串通无效;条款规定了更改时效的协议。无效,事先豁免时效无效,并且《合同法》规定非法合同无效,该条规定免除人身伤害责任的免责条款无效,并且该条规定该格式排除自己的责任并排除另一方的主要权利的合同无效;明确规定此行为是“禁止的”。例如,《民法通则》第二条第二句禁止非法收集和出售他人的个人信息,而《条文》则禁止个人代理或双方代理。对不合格单位“禁止转包”和“禁止转包”。请注意,民法中的“禁止”和“不允许”是禁止性法律规定的标志性用语。如果法律规定采用“禁止”或“不允许”,
符合上述两个条件的任何内容,即监管的对象是法律行为,并直接规定该行为无效或禁止该行为,都是对有效性的强制性规定。不能满足这两个标准通常应被视为无效的强制性法规。必须特别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判断强制性规定的有效性的标准仅针对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特定规定,而不包括原则性规定。但是,根据民法原则和司法实践经验,某些原则可以用作判决的基础,例如善意原则(第条),禁止滥用权利的原则(第3条)。 ),以及法律行为的有效内容的一般规定(第二条)和物权法中的财产权法定原则(第二条),不动产权变更的登记有效原则(第二条)等。被视为有效性的强制性规定。另外,刑法中关于犯罪行为的规定和行政法中关于行政违法行为的规定当然是效力的强制性规定,这是不言而喻的。本文的段落规定,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风俗的法律行为是无效的。公共秩序和良好习惯包括公共秩序和良好习惯。公共秩序和良好风俗是不确定的概念。民法理论采用典型的研究方法,将审判实践中基于公共秩序和良好习惯的典型案例划分为几种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习惯的行为。在案件审理期间,如果法院或仲裁庭认为未决案件的事实与其中一种类型一致,则它可以根据本条的规定确定其行为是无效的。 (5)法律行为的部分无效。 《民法通则》是关于法​​律行为部分无效的规定。因违法而无效的法律行为可以分为目的违法和内容违法。如果该法律行为的目的不合法,则整个法律行为均无效;如果目的是合法的,并且仅部分内容是非法的,则法律行为的内容仅对非法部分无效,而不是非法的。部分有效。例如,《合同法》第条规定,免除他人人身伤害责任的协议是无效的。尽管该免责条款无效,但合同中的其他条款仍然有效; 《合同法》条文规定,提供标准合同的一方应予豁免,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应具有提示和解释的义务。如果未履行此类义务,则免责条款无效,其他条款仍然有效。此外,需要解释的是,民事法律行为的成立,生效,撤销和取消绝对不存在部分成立,部分生效,部分取消和部分取消的问题。根据《合同法》的条款,对《民法通则》的条款进行了略微修改,
如何处理充实的部分。该条规定:“行为人因该行为而取得的财产应予归还;如果不能归还或不必要归还,则应给予折价赔偿。过失的一方应就另一方给予赔偿。造成的损失;如果各方有过错​​,各方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法律另有规定时,请遵循这些规定。”根据民法原则,法律行为被确认为无效,被撤销或被确定为无效,双方执行的法律行为的目的注定是无法实现的,并且尚未实现不得执行,必须恢复原状,即在法律行为确立之前恢复利益。所谓的“因该行为而获得的财产应予归还”。本文中的“返回权”可以称为“返回权”,必须注意以下几点:首先,本文的规定属于处理此事的方法,因此不会进一步分析返回权的性质。 《合同法》实施以来的长期实践证明,它具有简单易行的优点;其次,本文中所谓的“不可退款”包括实际上不可退款和法律上不可退款的内容。 。其中它们,它不能合法退还,例如违禁物品。 “如果不能退还或没有必要退还,应给予折扣补偿”一文中的“不可退还”,它仅指不能退还的事实,并不包括它无法依法退还。实际上,它不能退还,例如消费品和有形财产中的无形财产(知识产权,商业秘密)。第三,造成的损失赔偿仅是财产损失的赔偿。实行过错责任原则,对行为有过错的一方被确认为无效,被撤销或无效;双方都有各自的过失。比例共享。第四,我们必须特别注意,本文不是独立的判断标准,必须与法律行为无效,被撤销或无效的法律标准结合使用。换句话说,一旦法院或仲裁庭根据某项法律行为已经执行或部分执行,确认该法律行为是根据《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确认为无效,被撤销或无效的, ,不论当事人是否要求退还,均应根据其权限执行本条的判决。财产相互归还时,如有损失,应根据过错分担不可退还的折扣补偿。当事人要求退还时,不得命令他们变更诉讼或提起另一诉讼。第五,本文的最后一句“如果法律另有规定,按照其规定”,现在只有“财产法”关于诚信获取制度的条款。
此外,法律行为无效的情况,法律行为的撤销的情况以及法律行为的无效的情况,均不能适用《物权法》第十二条中的善意取得制度。此外,根据民法原则,被撤销的法律行为的效力包括法律行为当事方的效力和除法律行为当事方以外的第三方的效力。 《民法通则》的起草者认为,撤销法律行为将成为无效的法律行为。因此,法律行为的无效和法律行为的撤销被合并为条款,但它们并未规定撤销法律行为对第三方的影响。留下法律漏洞。根据民法和立法法规的原则,法律行为由于胁迫而被取消,可以与善意的第三人对立;由于重大误解,欺诈或明显的不公正行为而撤销了法律行为,并且不能与善意的第三方相对立。 6.关于代理机构7.关于民事责任的说明:鉴于微信空间有限,本说明被省略。 ▼▼▼▼“民法通则”的价值和生命力在于被理解和应用。 《民法通则》评注借鉴了发达国家法治国家法律评论的体系结构,并采用标准化的法律解释方法对《民法通则》进行了深入,系统的解释。法。它是法律研究人员和法律工作者对《民法通则》的研究,理解和应用。 “重要的帮手。——梁会兴先生推荐梁会兴先生▼“民法通则评论”(第2卷和第2卷)深入参与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工作科学:梁慧兴和孙贤忠担任图书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