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瀚沣追债律师,主要服务追债、收账、收债、收债、清欠、追债,重庆追债律师专业为您服务。

代为清偿法律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专栏主持人杨俊晓评论说:《民法典》颁布后,《总则》中关于法人清算义务的规定与公司法和司法解释有所不同,引起了很多讨论。实际上,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本身与公司清算债务人的责任有关,还存在追溯等问题。这个问题对公司个人股东的利益影响巨大,值得大家在处理此案时的谨慎意见。本文的作者在处理此案的过程中总结了有关此问题的一些想法,以期启发读者。本文中总共有一些单词,建议您在几分钟内阅读。 1.提出了一个问题:公司清算是在《公司法释义二》生效之前发生的。债权人是否可以根据《公司法解释第二条》第二条要求股东承担清算的连带责任?年月日生效的《公司法释义二》第二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履行清算义务,不能清算公司的,债权人可以要求股东承担清算的连带责任。结果,在公司解散并且无法偿还债务之前,债权人就向股东提起诉讼。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清算的原因大多发生在《公司法释义II》生效之前。因此,股东经常争辩说,《公司法释义II》不是追溯性的,按照本条第一款的规定,不必被要求承担责任。结果,引发了关于“公司法解释第二”的时间有效性的广泛争议,并且在司法案件中对此问题有各种判断,尚未形成统一的结论。当前有三个主要视图。观点1:“公司法解释II”“仅对清算债务人在其生效后未履行清算义务的情况具有追溯效力;观点2:“公司法解释2”的追溯效力II”限于当时的“公司法”(年度修订)的效力,即年,月和日;观点3:对于在年,月和日之前发生的案件,您可以参照并适用《公司法解释第二条》第二条,笔者现在结合此类案件的常见模式,以图表形式,分析清算债务人对清算的连带责任的追溯效力问题。图1:此类案例的模式,要解决的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想法如上图所示。此类案例的常见模式是:公司拥有一个确认公司的债权经过有效判断,公司尚未被吊销营业执照;该公司起诉该公司的股东公司,认为该公司没有履行清算义务,导致该公司无法清算,并要求该公司根据《公司解释》第二条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法。
“公司法解释II”不是追溯性的,因此无法应用。此类案件的主要争议是:仅从及时性的角度来看,法院是否可以运用《公司法释义二》第二条的规定来确定公司是否应对清算承担连带责任?在这种情况下考虑追溯的步骤:“公司法解释II”是否具有追溯力:如果没有追溯力,则股东在“公司法解释II”生效之前就没有履行清算义务,因此不适用本条。规定:如果《公司法解释第二号》具有追溯效力,该追溯是否有任何限制?如果《公司法释义二》可以追溯至《公司法》(年度修订)生效之时,则股东不成立。如果清算义务的履行是在该年之后发生的,则该法第二条的规定可以适用“公司法解释II”; 《公司法》是否具有追溯效力:是否可以确定在本年度修订的《公司法》生效之前,即使是股东未履行清算义务,也可以按照第二条进行审判《公司法解释第二》的规定。 2.追溯规则:如果没有特殊规定,则司法解释可以追溯至法律生效之时,“公司法释义II”可以追溯至修订后的“公司法”生效之时,并且可以例外地适用《公司法》。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参考并适用《公司法解释II》。在正常情况下,司法解释具有法律效力的追溯力,如果对司法解释具有追溯力有特殊规定,则应按规定执行。 《立法法》第93条确立了法律的不可追溯性原则,并“以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作为过去的例外。但是,该规定仅针对法律本身,即“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法规,自治法规,单独的法规和规则”,不包括司法解释。可以看出,现行法律并未澄清司法解释的追溯性问题。图2:图中显示了司法解释的追溯力。关于司法解释的追溯力,在实践中有两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是,司法解释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法律空白,并建立了新的规则。因此,它仅在司法解释实施后对法律行为产生影响;第二种意见认为,司法解释是对法律的解释,应追溯到法律生效之时。我们认为,以上两种观点的区别在于司法解释的内容是否超出了法律本身的含义,这有可能扩大了解释范围。一般来说,我国的司法解释是关于如何正确理解和执行法律的具体规定,其内容就是法律应具有的内容。
因此,解释的内容不会超出社会成员的合法期望,而追溯性也不会损害人们的信任和利益。因此,司法解释的时间效应可以追溯到法律生效的时间。在特殊情况下,如果最高法院明确规定司法解释的追溯效力,则应根据其规定适用,以考虑司法解释的内容和司法实践的适用。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年,月,日生效)规定:“涉及在年,月,日之前发生的民事行为。一个月,则应适用先前的版权法的规定;所涉及的日期对于将来发生的民事行为,应适用经修订的《版权法》的规定。”因此,这种司法解释的时间有效性仅限于当年之后的民事行为,以前的民事行为只能在该年修订之前适用于《版权法》,当然,该年度的司法解释也不能适用。法院还在“民体字号”案中明确指出,司法解释的时间有效性不应简单地应用于“追溯”原则,而应追溯到解释法律的有效时间,或者应确定时间。以“非追溯性”原则为依据,其有效性被确定为司法解释生效的日期,如果对司法解释具有追溯性有特殊规定,则应遵循,“公司法解释第二”本身并不适用。规定了时间有效性问题,“公司法释义二”条不超出关于清算义务的“公司法”条的范围。公司法解释II”一词应追溯到“公司法解释II”。该法案生效时。图3:“公司法解释II”第2条的追溯效力如上图所示。 《公司法释义二》本身并未规定追溯性。根据主流观点,它应该追溯到《公司法》生效的时间,即年月日。实际上,2009年修订的《公司法》条文规定,在有理由解散有限公司的情况下,股东应承担清算责任,而今年实施的《公司法释义》第二条规定。规定了不履行清算义务的具体责任形式。可以看出,《公司法解释第二条》是对《公司法》条文的改进,不构成清算责任,不超过法律含义,应追溯至年,月,日。天。 1991年修订的《公司法》是基于非追溯性原则,并以补充参考为例外。在特殊情况下,“公司法释义II”也可以作为参考。 2005年修订《公司法》时进行了重大修改,因此最高法院颁布了《公司法解释一》,以规范《公司法》的具体适用。其中,《条款》和《条款》明确规定,民事行为是在《公司法》实施之前发生的,
如果当时没有明确的规定,可以参考《公司法》的有关规定,该原则确定《公司法》原则上不具有追溯效力,可以参考本案的适用规则。填补例外。如前所述,司法解释是对法律本身的解释。在没有特殊规定的情况下,司法解释追溯至法律生效之时。在法律本身可以追溯到过去的情况下,当然可以适用司法解释。同样,在可以参考引用“公司法”的情况下,也可以参考引用相应的“公司法解释II”。但是,需要澄清的是,“可以提及”并不等同于“必须适用”,这意味着法官对于是否适用有更大的酌处权。例如,在最高法院的第二号案件中,尽管最高法院裁定可以根据填补空缺的情况适用“公司法解释第二号”,“但要考虑在期限内保护当事人的利益”。 ,当事方应在多年的法律事实之后才发布该问题。根据《公司法释义II》的规定,对连带清算承担连带责任是不公平的,特别是在清算人尽力而为的情况下在执行程序中偿还对清算实体的索赔。”不能断定股东应承担连带清算的连带责任。 3.追溯纠纷:旧法律没有规定不履行清算义务的责任。是否可以参考并适用《公司法解释》第2条?该公司的清算状态仍在继续。今年可以修改的《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可以用于监管吗?关于股东未履行清算义务,在个别情况下,关于“公司法”和“公司法解释二”的追溯效力存在两个主要争议:第一,“公司法解释二”之前没有任何规定。生效如果要求股东放松履行清算义务并需要对清算承担连带责任,是否可以认为旧法没有明确规定,而《公司法解释2》第2条可以提及并应用?第二,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未能履行其清算义务的情况继续存在,涉及新旧法律。今年的《公司法》是否可以修改并对其司法解释适用?争议1:旧法律没有规定股东必须承担清算义务的连带责任。公司法释义第1条可以引用公司法释义第2条吗?图4:参照上述《公司法释义二》第二条的适用,一种观点认为,在《公司法释义二》生效之前,不要求股东共同承担责任。未履行清算义务的责任。法律解释第一条的规定,
股东无需承担连带的和解责任。例如,在第二号Humin终审案件中,上海第二中级法院裁定该公司清算的基本事实发生在这一年。当时,《公司法》中有关于清算义务的规定,但没有具体规定赔偿责任的形式。 《公司法解释II》规定,股东不履行清算义务的共同责任,是对《公司法》中具体责任形式的进一步说明,而不是对股东清算责任的确立。因此,“公司法解释II”的效力应适用于此案。另一种观点是,在《公司法释义II》生效之前,没有明确规定股东应如何承担履行清算义务的责任。这是旧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根据《公司法解释1》第1条,参照“公司法”和“公司法解释II”,清算人必须承担责任。例如,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二案中,最高法院裁定:该公司当时有清算理由。当时,《公司法》中有关于清算义务的规定,但对于未履行清算义务的负债没有明确的规定。 “填补例外”法没有追溯例外原则,“公司法释义二”的规定适用于本案。我们倾向于同意第二种观点:首先,从字面解释的角度来看,“公司法解释一”的第一条规定“没有明确规定现行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而不是“没有”。规定”。换句话说,即使当时有规章制度,但规章制度尚不明确,条款规章制度仍然如此。关于清算责任,尽管可以认为以前的《公司法》已经规定了股东的清算义务,而《公司法释义II》规定了具体的责任形式却没有设立清算责任,但是旧法律不符合“明确”标准。第二,从目的解释的角度来看,《公司法解释第二条》规定了清算债务人的责任。其目的是督促清算人依法组织清算,规范法人退出机制,保护债权人的应有利益。如果不允许参照“《公司法解释》 II”,处于解散状态的“僵尸公司”很难敦促清算债务人继续履行清算义务,债权人的权利可以第三,即使被认为符合“公司法解释第I条”第1条未规定的情况,也仅限于“参考”而非“必须适用”。法官可以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结合公平和利益平衡的原则。
争议2:公司的未清算状态仍在继续,涉及旧法规和新法规,旧法规还是新法规都适用?图5:该图显示了公司的清算状态持续进行时的法律适用情况。一种观点认为,公司法和今年修订的《公司法解释II》应适用于持续清算行为。最高法院裁定:“临时性行为不是连续的,其开始和结束是在新法律实施之前。连续性行为可能在旧法律的有效范围内开始,但在新法律生效后继续。对于这种行为,如何应用法律的主流观点?新法律适用于所有人。”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案和粤民人民法院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均认为,公司解散发生在当年修订的《公司法》生效之前,股东从未履行过。清算。义务是,公司的未清算状态仍在继续。根据《公司法释义1》第1条的规定,可以参照《公司法释义2》的条款,确定股东是否需要承担清算的连带责任。另一观点是,即使未清算状态继续发生,清算时的法律仍然需要适用。在本年度的“人民司法”中,引用了粤民终局案。案件判决的重点很明确:“如果在本年度修订的《公司法》生效之前,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则适用现行法律,法规和司法制度。解释,适用法律后经过修改的法律和司法解释,这些法律准确地确定了清算债务人不能使用公司的未清算身份。”该年度内,投资企业的营业执照被撤销,其状态二审法院裁定:粤光公司为外商投资企业,并按照《公司法》和《公司法解释》第二条的规定执行。当时的《外商投资企业清算办法》由岳光公司的主管机关和审批机关负责组织,关于岳光公司的清算义务人,当时的法律有明确规定。审判以粤光公司的清算状态为依据,适用了《公司法释义》 II将股东确定为没有法律依据的清算债务人。两种观点之间的区别在于,在考虑追溯性时,新旧法律之间是否存在冲突。第一个观点是讨论未清算状态如何继续发生,如何运用法律确定清算债务人的责任。实际上,旧法律规定了清算义务,新法律规定了未履行义务的具体责任。新旧法律之间没有冲突。 。
如何运用法律确定清算债务人,但是新旧法律显然与清算债务人的规定相抵触。因此,我们相信:首先,在新旧法律中继续发生民事行为。旧法律没有规定或不清楚,而新法律有规定或更清楚。此时,新旧法律之间没有冲突,可以参考和应用新法律。例如,在修改《公司法》时,已撤销的公司营业执照被新纳入公司解散范围。根据以上分析,可以应用新法律。在深圳市粤民终审案中,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也采纳了这一观点,裁定世源公司的营业执照于1999年被吊销,当时的公司法并未规定股东的清算义务,但明确指出:公司被撤销的,其营业执照被吊销和解散,股东应承担清算义务,石原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清算义务,石原公司尚未清算的事实一直持续到实施《公司法解释》为止。 1”和“公司法解释2”根据“公司法解释I”的第1条,按照当前的“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进行调整是不适当的。第二,民事行为继续发生在新旧法律之间,新旧法律之间存在冲突,应首先适用旧法律。实际上,争议在于讨论新法律对旧法律的优越性与法律的非追溯性规则之间的冲突时如何适用法律。法律不是追溯性的。与优于旧法律的新法律相比,两者的地位明显不同。前者是法治的基本原则,而后者只是解决法律规范冲突的一条规则。当两者发生冲突时,法律胜于裁决。时间法,即,当新旧法律在同一问题上有规定,但规定不同时,应在行为时根据法律确定适用法律。注意:《立法法》第93条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法规,自治法规,单独的法规和规则不是追溯性的,而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益而制定的。特殊规定。王力,金迪:“民事诉讼监督视角下的司法解释追溯性问题”,载《新时代民事诉讼理论与实践》第十五届全国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第二民事法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司法的司法解释(1),(2)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年版,p。实施《公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一条后,尚未由人民法院审理并由人民法院新受理的民事案件,
适用现行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第2条如果在执行《公司法》之前因民事行为或事件引起纠纷,但法律中没有明确规定的,可以参照适用的《公司法》的有关规定提请人民法院处理。 ,当时的法规和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第二民事庭负责人回答了记者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实施细则(二)》的提问。最高人民法院第二民事审判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司法的司法解释(1),(2)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年版,p。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审案件中,最高法院裁定:粤丰公司于年内被吊销营业执照,《公司法》当时并未以此为理由解散该公司,但《公司法》(年度修订)将这种情况视为公司解散的法律原因。因此,此时岳峰公司应进行清算,《公司法释义二》实施后,岳峰公司仍处于未清算状态,股东未履行清算义务。根据《公司法解释1》第1条,原审判决参照《公司法解释2》条的适用,认定国业公司与岳峰公司其他股东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并没有不当行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粤民二号案裁定:撤销中山华地营业执照,并于当年解散中山华地营业执照。尽管以前的公司法律和司法解释并未明确规定股东在履行清算义务时应承担过失的相关法律责任,但规定当公司的营业执照被吊销时,股东具有组成清算组的法律义务。清算公司。在发布《公司法释义1》和《公司法释义II》后,中山第一建设公司仍未履行清算义务,中山华帝公司未进行清算的事实一直持续到今天。年,月,日发布并经年,月,日修改的“公司法解释二”,以判断案件的有关事实,不仅符合《公司法解释一》第一条的规定,但在年,月,日之前也未遵守公司法律和司法解释。 《公司法释义II》的规定相互抵触,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应适用《公司法释义II》的条款。黄振东,廖晨:《未履行清算义务的司法判决》,发表在《人民司法》第九期。参见刘志刚:《法律法规冲突解决规则之间的冲突与解决》 “问题编号,见刘桂香,”全国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年月日。